>  正文

等深線:神霧環保紓困僵局啟示錄

評論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晏耀斌  北京報道

  于2018年下半年肇始于深圳的民企紓困基金,在多地效仿之后,卻并非很快都能取得圓滿快樂的大結局。神霧集團和它的創始人、實際控制人吳道洪,如今正面臨著這樣一種僵局。

  高速擴張之后,神霧集團的外債一度高達百億元之巨。陷入困境的神霧集團向北京市政府求援,并最終成為入圍北京市紓困名單的企業。在北京市政府有關部門的協調下,除了成立債委會、協調債權方金融機構不抽貸、不斷貸之外,北京市有關部門還在協調其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計劃一期總金額10億元。

  然而,這并不是吳道洪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神霧定向紓困基金盡管已經在中國基金業協會申請備案,但至今還沒有下文。

  吳道洪決定給北京市主要領導寫信。在這封信中,吳道洪反思了神霧集團如今局面的成因,陳述了自己認為擁有的技術優勢,也陳情了如今面對的紓困僵局。他甚至表示,希望有北京市屬國企或者央企參與進來,更希望企業由國資或央企來控股。

  吳道洪的求助信得到了北京市領導的回應。與此同時,由12名院士組成的調研團在深入了解神霧集團后,撰寫了《關于加強國家對能源環保領域領軍企業重大關鍵核心技術儲備搶救性保護的建議報告》,該報告已于5月上旬遞交有關部門。

  神霧集團的困境似是一面鏡子,既映射著“高杠桿時代”擴張性民企的命運,也反映了看似轟轟烈烈的民企紓困過程中存在的種種問題。這也傳遞出一個信號,紓困名單的門票,只是救贖的入場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徹底紓困,還需徹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擴張苦果

  神霧危機已經持續很久了。神霧集團走入主流的公眾視野,則是在2017年5月24日以后。那一天,有人在網絡上發表題為《神霧集團:對不起賈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實現了你的夢想》的文章,提及神霧環保利用關聯交易實現業績增長套路、質疑神霧節能2016年年報現金未正?;亓骷懊蔬^高等問題。

  神霧集團是由神霧環保、神霧節能兩家A股公司在內的10多家公司組成。多位與神霧集團有業務、融資往來的人士都向《等深線》記者稱,十分清楚地記得2017年5月25日的行情。那一天開盤后,號稱神霧雙雄的神霧環保、神霧節能雙雙跌停,共計蒸發57億元。此前,這兩家上市公司股價漲至巔峰時,市值分別達379億元和287億元,共計666億元。

  2017年底,適逢國家金融去杠桿、去通道的大形勢,神霧集團兩只股票股價暴跌引發了連鎖反應:質押補倉、債務違約,最終陷入流動性斷裂的困局。神霧集團的多個在建“節能減排示范性項目”也陷入停工狀態。

  這與此前“擴張狂奔”的神霧集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這之前,神霧集團經歷了高速的擴張,這樣的加杠桿,在當年的民營企業中其實非常常見。根據2017年年報顯示,神霧集團凈虧損超10億元,流動負債暴增133倍。

  《等深線》記者查閱法定材料獲得的信息顯示,神霧集團分別在內蒙古、新疆、甘肅、湖北等地上馬了多個“環保節能項目”,總投資約為367億元人民幣。神霧集團方面稱,這些都是以神霧集團技術產業化為導向的項目,資金主要由神霧集團自有資金、金融機構投資以及項目所在地政府出資等構成。

  這些項目投資多則上百億元,少則10億元。以金川有色項目為例,《等深線》記者了解到,該項目總投資為10.8億元人民幣,資金來源于神霧集團自有資金、金川集團以及有關基金。項目分析報告稱,金川項目是“全球首條轉底爐處理銅冶煉渣資源循環利用項目”。不過,該項目目前已經停滯,吳道洪告訴記者,這個項目僅差6000萬元就可以投產。

  吳道洪堅持認為,神霧集團的很多節能減排項目都是優質項目,可以在行業里起到引領、示范作用。他坦言,由于缺乏風險控制意識,遇上了金融去杠桿,現在在建項目已經全部停滯了。

  “搞技術開發的總想著要盡快把好的技術投入到產業中去,導致步子邁得太快、攤子鋪得太大,忽略了作為企業應該首先考慮的是戰略決策和投資風險問題,這就是我犯下的致命錯誤?!眳堑篮槊鎸ι耢F集團的現狀,如是反思。

  根據《等深線》記者掌握的內部材料,神霧集團外債一度高達上百億元,神霧集團實際上已處在崩盤狀態。

  拯救帷幕

  2018年底,面對眾多上市公司股價暴跌、質押盤面臨爆倉的局面,深圳市政府設立紓困基金,通過市場化手段運作的方式,對“業務有價值又陷入困境”的企業提供紓困支援。這一做法,即刻被多個地方政府效法。北京市也由市、區政府牽頭設立了總額高達350億元的紓困資金池。

  北京市市長陳吉寧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北京市的市、區政府和社會資金基金共同建立總規模超過350億元的紓困“資金池”,支持上市企業開展股權融資,鼓勵北京地區符合條件的平臺和機構,在滬深交易所發行紓困專項債,支持民營企業進行債券融資。

  神霧集團的總部設在北京昌平。了解情況的人士告訴《等深線》記者,為了緩解神霧集團大股東股票質押比例過高,作為累積為昌平區納稅近10億元的神霧集團成為北京市關注的重點,繼而進入了北京市政府的紓困名單。

  “拯救神霧”的帷幕,由此拉開。

  客觀而言,神霧集團最初享受的“紓困”待遇,頗具針對性?!兜壬罹€》記者獲得的會議紀要顯示,2018年11月23日上午,北京市證監局、市金融局、市銀保監局聯合召集神霧集團所有債權人召開了“關于解決神霧集團當前困難的討論會”。

  會議達成共識:希望債務機構盡快成立債權人委員會,各債權銀行業金融機構應當一致行動,切實做到逾期、展期、延期的穩定工作,不得隨意采取停貸、抽貸、壓貸、強制的司法訴訟凍結、扣押、拍賣等措施,給予神霧2~3年機遇期。

  同時,債權人委員會希望給神霧集團及下屬公司2~3年重組期,重組期間不停貸、不抽貸、風險分類不下調、不提高計提撥備,通過展期、續貸等方式最大限度幫助神霧集團實現解困,且重組期間均不得采取過激司法執行措施。

  《等深線》記者了解到,除去上述措施之外,在這次會議之后,10家金融機構組成了“神霧集團金融債權人委員會主席單位”,這10家金融機構主席單位經商議后一致同意,擬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

  這是一只開放式基金,以市場化方式運作。按照規定,需要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而后按照操作規程募集資金。

  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機構人士告訴《等深線》記者,神霧定向紓困基金正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第一期計劃募集10億元人民幣資金。

  按照計劃,募集來的資金用于盤活包括金川、港原等在內的幾個示范項目,以恢復神霧的資金流動性,幫助化解危機。

  這一切,看起來“確實很美”。

  紓困僵局

  然而,吳道洪很快發現,進入“紓困名單”,只是拯救的“帷幕”,卻遠非終點?!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最具“真金白銀”效用的神霧定向紓困基金,盡管在2018年底就已經設立并去中國基金業協會申請備案,但至今為止,并未見資金到位。

  記者了解到,10家金融機構成“神霧集團金融債權人委員會主席單位”,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并希望再協助神霧引進有實力的國企、央企戰略投資者重組神霧,恢復神霧集團“造血”功能。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只有債權人穩定了,才能給戰略投資者提供信心?!耙M能帶來信心的財務投資者和產業投資者,才能真正解決神霧危機?!?/p>

  經過磋商,占有神霧集團80%以上債務的多家金融機構已經履行它們的承諾,訴訟、查封等行為再未發生,神霧集團與戰略投資者的洽談正在推進中,不過截至目前,戰略投資者仍未敲定。

  這讓吳道洪很著急。他告訴記者,債委會方案盡管比較成熟、操作性也強,但由于債委會主體較多,10家大型金融機構的內部決策流程及彼此之間溝通協調都需要時間,如果無北京市政府居間做強力的引導、動員、協調,恐將推遲付諸實施的寶貴時間。

  這種協調工作,單獨依靠北京銀保監局這樣的職能部門無法快速完成。記者掌握的情況顯示,北京銀保監局一位領導表示:“神霧面臨的問題需請求北京市政府盡快參與紓困,此舉不僅是幫扶一家企業,也是穩定北京高端人才,并且規避不穩定事件發生?!?/p>

  吳道洪決定給北京市主要領導寫信。

  吳道洪在信中寫道:“為加快推廣進程,公司質押部分股票支持各示范項目建設及加強公司建設項目資金流動性。其后受整體金融形勢影響,公司出現流動性困難,上市公司股票大幅下挫,因無力補充抵押,進而產生債務違約、貸款逾期、投資方停貸抽貸、債權人凍結資產等惡性連鎖反應,原本進展順利且非常有推廣前景的節能減排示范項目紛紛發生建設停工、員工欠薪、供應商欠款,導致神霧集團陷入困境?!?/p>

  之所以寫陳情信,吳道洪期待市領導能夠關注到神霧集團這家企業,“對神霧集團來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

  吳道洪向北京市領導提出兩條請求幫助的內容。一是請求協調大型國有金融機構向神霧集團提供中長期資金支持,用于企業恢復正常經營及在建停工示范項目的完工投產。二是請求政府緊急出手,推薦具有實力的國企、央企重組、控股神霧集團。

  自救之難

  神霧正在為當年的快速擴張付出代價?!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目前神霧集團正在進行大量裁員,除去核心技術人員的工作崗位有保障外,諸多員工都處在不確定性之中。

  1月14日,印尼福布斯排名第八大富豪皮特乘坐私人專機來京。皮特行程中的最重要一站,就是去位于北京市昌平區的神霧集團中央實驗室,與吳道洪簽訂“印尼釩鈦海砂礦轉底爐直接還原大型中試項目”,飛鷹集團出資70萬美元來專門驗證“神霧轉底爐直接還原大型中試試驗生產線”能否從印尼海砂中提取釩、鈦這一世界性難題。

  經過10天的連續生產運行試驗,印尼海砂冶煉后的鐵、釩、鈦的回收率分別達到99%、91%、98%。在神霧集團的中試項目效果,得到皮特方面的認可。

  印尼富豪支付的70萬美元實驗費用盡管不高,但卻成為了一棵救命稻草?!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這70萬美元的實驗費用,吳道洪將其用于維持神霧集團參與此項技術研究人員的工資。

  目前,神霧集團員工從4000多人調整到1500人。不過,吳道洪在神霧集團自救中畫定了一條“紅線“,即有約1000多人的核心技術管理團隊不能動。

  皮特之所以找到神霧集團,看重的則是它的技術。

  據了解,之前這些設計人員主要為神霧集團內部業務服務。如今,吳道洪已經將他們推向市場,要求他們在市場中尋找項目?!耙粍t可以帶回現金流,二則可以保存科研隊伍?!?/p>

  項目的“瘦身”也在進行中。內部資料顯示,神霧集團已抽調人員和資金向短期內能夠恢復的項目傾斜,而對于超大型項目采取“暫時擱置”原則。比如,由烏海市政府、一資產公司和神霧集團共同投資105億元的烏海項目,已投入30億元,因資金缺口過大目前已經停工。

  然而,核心技術在資金斷裂危局下顯得毫無意義。作為一家民營企業掌門人,吳道洪曾獲"求是杰出青年科技獎"和“當代發明家”等國家級殊榮,這兩項榮譽的含金量可與院士相提并論。

  “信心比黃金更重要?!痹诮邮堋兜壬罹€》記者采訪時,吳道洪有些無奈。他在給北京市主要領導的陳情信中表示,神霧集團的產業和技術研發,對于北京城市功能定位有推動作用?!叭绻麩o北京市政府居間做強力的引導、協調,恐將推遲付諸實施的寶貴時間,神霧集團危在旦夕?!?/p>

 ?。ň庉嫞汉鲁?校對:顏京寧)

  高速擴張之后,神霧集團的外債一度高達百億元之巨。陷入困境的神霧集團向北京市政府求援,并最終成為入圍北京市紓困名單的企業。在北京市政府有關部門的協調下,除了成立債委會、協調債權方金融機構不抽貸、不斷貸之外,北京市有關部門還在協調其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計劃一期總金額10億元。

  然而,這并不是吳道洪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神霧定向紓困基金盡管已經在中國基金業協會申請備案,但至今還沒有下文。

  吳道洪決定給北京市主要領導寫信。在這封信中,吳道洪反思了神霧集團如今局面的成因,陳述了自己認為擁有的技術優勢,也陳情了如今面對的紓困僵局。他甚至表示,希望有北京市屬國企或者央企參與進來,更希望企業由國資或央企來控股。

  吳道洪的求助信得到了北京市領導的回應。與此同時,由12名院士組成的調研團在深入了解神霧集團后,撰寫了《關于加強國家對能源環保領域領軍企業重大關鍵核心技術儲備搶救性保護的建議報告》,該報告已于5月上旬遞交有關部門。

  神霧集團的困境似是一面鏡子,既映射著“高杠桿時代”擴張性民企的命運,也反映了看似轟轟烈烈的民企紓困過程中存在的種種問題。這也傳遞出一個信號,紓困名單的門票,只是救贖的入場券,要真正走出困境、徹底紓困,還需徹底地反思、自救,以及多方的合力。

  擴張苦果

  神霧危機已經持續很久了。神霧集團走入主流的公眾視野,則是在2017年5月24日以后。那一天,有人在網絡上發表題為《神霧集團:對不起賈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實現了你的夢想》的文章,提及神霧環保利用關聯交易實現業績增長套路、質疑神霧節能2016年年報現金未正?;亓骷懊蔬^高等問題。

  神霧集團是由神霧環保、神霧節能兩家A股公司在內的10多家公司組成。多位與神霧集團有業務、融資往來的人士都向《等深線》記者稱,十分清楚地記得2017年5月25日的行情。那一天開盤后,號稱神霧雙雄的神霧環保、神霧節能雙雙跌停,共計蒸發57億元。此前,這兩家上市公司股價漲至巔峰時,市值分別達379億元和287億元,共計666億元。

  2017年底,適逢國家金融去杠桿、去通道的大形勢,神霧集團兩只股票股價暴跌引發了連鎖反應:質押補倉、債務違約,最終陷入流動性斷裂的困局。神霧集團的多個在建“節能減排示范性項目”也陷入停工狀態。

  這與此前“擴張狂奔”的神霧集團,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這之前,神霧集團經歷了高速的擴張,這樣的加杠桿,在當年的民營企業中其實非常常見。根據2017年年報顯示,神霧集團凈虧損超10億元,流動負債暴增133倍。

  《等深線》記者查閱法定材料獲得的信息顯示,神霧集團分別在內蒙古、新疆、甘肅、湖北等地上馬了多個“環保節能項目”,總投資約為367億元人民幣。神霧集團方面稱,這些都是以神霧集團技術產業化為導向的項目,資金主要由神霧集團自有資金、金融機構投資以及項目所在地政府出資等構成。

  這些項目投資多則上百億元,少則10億元。以金川有色項目為例,《等深線》記者了解到,該項目總投資為10.8億元人民幣,資金來源于神霧集團自有資金、金川集團以及有關基金。項目分析報告稱,金川項目是“全球首條轉底爐處理銅冶煉渣資源循環利用項目”。不過,該項目目前已經停滯,吳道洪告訴記者,這個項目僅差6000萬元就可以投產。

  吳道洪堅持認為,神霧集團的很多節能減排項目都是優質項目,可以在行業里起到引領、示范作用。他坦言,由于缺乏風險控制意識,遇上了金融去杠桿,現在在建項目已經全部停滯了。

  “搞技術開發的總想著要盡快把好的技術投入到產業中去,導致步子邁得太快、攤子鋪得太大,忽略了作為企業應該首先考慮的是戰略決策和投資風險問題,這就是我犯下的致命錯誤?!眳堑篮槊鎸ι耢F集團的現狀,如是反思。

  根據《等深線》記者掌握的內部材料,神霧集團外債一度高達上百億元,神霧集團實際上已處在崩盤狀態。

  拯救帷幕

  2018年底,面對眾多上市公司股價暴跌、質押盤面臨爆倉的局面,深圳市政府設立紓困基金,通過市場化手段運作的方式,對“業務有價值又陷入困境”的企業提供紓困支援。這一做法,即刻被多個地方政府效法。北京市也由市、區政府牽頭設立了總額高達350億元的紓困資金池。

  北京市市長陳吉寧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北京市的市、區政府和社會資金基金共同建立總規模超過350億元的紓困“資金池”,支持上市企業開展股權融資,鼓勵北京地區符合條件的平臺和機構,在滬深交易所發行紓困專項債,支持民營企業進行債券融資。

  神霧集團的總部設在北京昌平。了解情況的人士告訴《等深線》記者,為了緩解神霧集團大股東股票質押比例過高,作為累積為昌平區納稅近10億元的神霧集團成為北京市關注的重點,繼而進入了北京市政府的紓困名單。

  “拯救神霧”的帷幕,由此拉開。

  客觀而言,神霧集團最初享受的“紓困”待遇,頗具針對性?!兜壬罹€》記者獲得的會議紀要顯示,2018年11月23日上午,北京市證監局、市金融局、市銀保監局聯合召集神霧集團所有債權人召開了“關于解決神霧集團當前困難的討論會”。

  會議達成共識:希望債務機構盡快成立債權人委員會,各債權銀行業金融機構應當一致行動,切實做到逾期、展期、延期的穩定工作,不得隨意采取停貸、抽貸、壓貸、強制的司法訴訟凍結、扣押、拍賣等措施,給予神霧2~3年機遇期。

  同時,債權人委員會希望給神霧集團及下屬公司2~3年重組期,重組期間不停貸、不抽貸、風險分類不下調、不提高計提撥備,通過展期、續貸等方式最大限度幫助神霧集團實現解困,且重組期間均不得采取過激司法執行措施。

  《等深線》記者了解到,除去上述措施之外,在這次會議之后,10家金融機構組成了“神霧集團金融債權人委員會主席單位”,這10家金融機構主席單位經商議后一致同意,擬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

  這是一只開放式基金,以市場化方式運作。按照規定,需要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而后按照操作規程募集資金。

  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機構人士告訴《等深線》記者,神霧定向紓困基金正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第一期計劃募集10億元人民幣資金。

  按照計劃,募集來的資金用于盤活包括金川、港原等在內的幾個示范項目,以恢復神霧的資金流動性,幫助化解危機。

  這一切,看起來“確實很美”。

  紓困僵局

  然而,吳道洪很快發現,進入“紓困名單”,只是拯救的“帷幕”,卻遠非終點?!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最具“真金白銀”效用的神霧定向紓困基金,盡管在2018年底就已經設立并去中國基金業協會申請備案,但至今為止,并未見資金到位。

  記者了解到,10家金融機構成“神霧集團金融債權人委員會主席單位”,設立“神霧定向紓困基金”,并希望再協助神霧引進有實力的國企、央企戰略投資者重組神霧,恢復神霧集團“造血”功能。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只有債權人穩定了,才能給戰略投資者提供信心?!耙M能帶來信心的財務投資者和產業投資者,才能真正解決神霧危機?!?/p>

  經過磋商,占有神霧集團80%以上債務的多家金融機構已經履行它們的承諾,訴訟、查封等行為再未發生,神霧集團與戰略投資者的洽談正在推進中,不過截至目前,戰略投資者仍未敲定。

  這讓吳道洪很著急。他告訴記者,債委會方案盡管比較成熟、操作性也強,但由于債委會主體較多,10家大型金融機構的內部決策流程及彼此之間溝通協調都需要時間,如果無北京市政府居間做強力的引導、動員、協調,恐將推遲付諸實施的寶貴時間。

  這種協調工作,單獨依靠北京銀保監局這樣的職能部門無法快速完成。記者掌握的情況顯示,北京銀保監局一位領導表示:“神霧面臨的問題需請求北京市政府盡快參與紓困,此舉不僅是幫扶一家企業,也是穩定北京高端人才,并且規避不穩定事件發生?!?/p>

  吳道洪決定給北京市主要領導寫信。

  吳道洪在信中寫道:“為加快推廣進程,公司質押部分股票支持各示范項目建設及加強公司建設項目資金流動性。其后受整體金融形勢影響,公司出現流動性困難,上市公司股票大幅下挫,因無力補充抵押,進而產生債務違約、貸款逾期、投資方停貸抽貸、債權人凍結資產等惡性連鎖反應,原本進展順利且非常有推廣前景的節能減排示范項目紛紛發生建設停工、員工欠薪、供應商欠款,導致神霧集團陷入困境?!?/p>

  之所以寫陳情信,吳道洪期待市領導能夠關注到神霧集團這家企業,“對神霧集團來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

  吳道洪向北京市領導提出兩條請求幫助的內容。一是請求協調大型國有金融機構向神霧集團提供中長期資金支持,用于企業恢復正常經營及在建停工示范項目的完工投產。二是請求政府緊急出手,推薦具有實力的國企、央企重組、控股神霧集團。

  自救之難

  神霧正在為當年的快速擴張付出代價?!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目前神霧集團正在進行大量裁員,除去核心技術人員的工作崗位有保障外,諸多員工都處在不確定性之中。

  1月14日,印尼福布斯排名第八大富豪皮特乘坐私人專機來京。皮特行程中的最重要一站,就是去位于北京市昌平區的神霧集團中央實驗室,與吳道洪簽訂“印尼釩鈦海砂礦轉底爐直接還原大型中試項目”,飛鷹集團出資70萬美元來專門驗證“神霧轉底爐直接還原大型中試試驗生產線”能否從印尼海砂中提取釩、鈦這一世界性難題。

  經過10天的連續生產運行試驗,印尼海砂冶煉后的鐵、釩、鈦的回收率分別達到99%、91%、98%。在神霧集團的中試項目效果,得到皮特方面的認可。

  印尼富豪支付的70萬美元實驗費用盡管不高,但卻成為了一棵救命稻草?!兜壬罹€》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這70萬美元的實驗費用,吳道洪將其用于維持神霧集團參與此項技術研究人員的工資。

  目前,神霧集團員工從4000多人調整到1500人。不過,吳道洪在神霧集團自救中畫定了一條“紅線“,即有約1000多人的核心技術管理團隊不能動。

  皮特之所以找到神霧集團,看重的則是它的技術。

  據了解,之前這些設計人員主要為神霧集團內部業務服務。如今,吳道洪已經將他們推向市場,要求他們在市場中尋找項目?!耙粍t可以帶回現金流,二則可以保存科研隊伍?!?/p>

  項目的“瘦身”也在進行中。內部資料顯示,神霧集團已抽調人員和資金向短期內能夠恢復的項目傾斜,而對于超大型項目采取“暫時擱置”原則。比如,由烏海市政府、一資產公司和神霧集團共同投資105億元的烏海項目,已投入30億元,因資金缺口過大目前已經停工。

  然而,核心技術在資金斷裂危局下顯得毫無意義。作為一家民營企業掌門人,吳道洪曾獲"求是杰出青年科技獎"和“當代發明家”等國家級殊榮,這兩項榮譽的含金量可與院士相提并論。

  “信心比黃金更重要?!痹诮邮堋兜壬罹€》記者采訪時,吳道洪有些無奈。他在給北京市主要領導的陳情信中表示,神霧集團的產業和技術研發,對于北京城市功能定位有推動作用?!叭绻麩o北京市政府居間做強力的引導、協調,恐將推遲付諸實施的寶貴時間,神霧集團危在旦夕?!?/p>

 ?。ň庉嫞汉鲁?校對:顏京寧)


責編:sq 


中華經濟發展網致力于信息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刪除。

聯系我們|Copyright ? 2018-2020 中華經濟發展網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8007488號

經濟發展協會聯盟成員 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投訴舉報電話:12331

本網站展示資料或信息,僅供用戶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上下分模式的麻将官网 大妈大爷炒股 平特肖和特肖有什么区别 大妈大爷炒股 辽宁11选五中奖金额 江西时时彩 怎么玩 pk10每期必中万能6码p 江苏11选5推荐号 宁夏11选5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