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濟產業  >  正文

長江無魚之困:再不保護“四大家魚”基因庫將無魚可吃

評論

  “長江魚是四大家魚的基因庫,如果不保護好魚類基因庫,將來我們就真的會面臨無魚可吃的局面,那是多么可悲又可怕的事情”

  拯救長江魚

  本刊記者/楊智杰

  發于2019.12.9總第927期《中國新聞周刊》

  1040頭江豚。

  2012年,中科院水生所鯨類保護生物學科組副研究員郝玉江看到長江江豚種群數量時,心里一驚。長江江豚是中國特有的珍稀鯨類物種,僅分布在長江中下游干流以及洞庭湖和鄱陽湖,被稱為長江生態“活化石”。

  1040這個數字令研究者們震驚,這意味著保護江豚的速度似乎趕不上種群下降的速度。2006年,國際聯合考察隊考察到的江豚數量還有1800頭左右。食物匱乏,是影響江豚生存的主要原因,以魚為食的長江頂層生物鏈,最先感知長江無魚之困。

  學者們千呼萬喚之后,“長江禁漁十年”政策終于落地,但保護長江魚,仍然任重道遠。

  “基因庫”告急

  五十多歲的詹興旺,家里世代都是鄱陽湖上的漁民。和周圍人一樣,他不會講普通話,長期在船上風吹日曬,長相黑瘦,有些顯老。

  他對鄱陽湖最美好的一段記憶,還停留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他跟著父母打魚,隨便一撒網,就能捕到單條三四十斤的魚,甚至曾打上過100多斤的魚,比人還高。但這些年,他眼看著湖里的魚個頭越來越小,最大的也就一二十斤。

  魚的數量也少了。一張長50米的絲網,過去年歲好的旺季,能一次打上來四五百斤魚,而現在最多只有四五斤,相差了100倍。

  品種也在減少,很多魚再也難覓蹤跡。從前,他總能看到江豚探出湖面呼吸,但現在極少看到江豚。中華鱘、鰣魚、鳤魚、鯮魚等,更是多年不曾捕獲。

  不僅是鄱陽湖,整個長江流域的漁業資源驟減,已是不爭的事實。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漁政監督管理辦公室(以下簡稱“長江辦”)給《中國新聞周刊》提供的資料顯示:作為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長江分布有4300多種水生生物,魚類有424種,其中170多種是長江特有。

  青、草、鰱、鳙“四大家魚”曾是長江里最多的經濟魚類,但如今的繁殖數量卻越來越少,已經不足上世紀60年代的10%。野生種群數的減少,會帶來長遠的隱患。現在全國淡水產品中,93.78%是靠淡水養殖,這些養殖魚類中一半以上是人們常吃的四大家魚。

  “魚類的基因在人工飼養過程中是不斷退化的。”著名魚類生物學家、中科院院士曹文宣是最早提議“禁漁十年”的學者,他解釋,魚類在人工養殖時,必須不斷補充野生的魚卵資源進行繁殖飼養,而長江魚是四大家魚不可或缺的基因庫,“如果不保護好魚類基因庫,將來我們就真的會面臨無魚可吃的局面,那是多么可悲又可怕的事情。”

  而面臨“無魚可吃”的,不僅僅是人類,還有長江里的珍稀水生生物。中科院水生所鯨類保護生物學科組副研究員郝玉江研究發現,上世紀90年代前后,長江江豚自然種群開始呈現加速衰退趨勢。通過對收集到的死亡江豚信息構建了種群動態生命表,他們發現自然江豚種群參數發生了顯著變化,具體表現是:在1993年以后,長江江豚種群的世代周期變短,新出生的江豚中,雄性后代比例增多。

  “我們推測,這可能與過度捕撈以及環境惡化造成的漁業資源嚴重衰退有關。”郝玉江嘗試用“生態陷阱”假說來解釋這一現象。在沒有人類過度干預的情況下,長江江豚種群動態與餌料魚資源之間會保持一個動態平衡關系。然而,由于人類活動的過度干預(過度捕撈、環境惡化等),長江漁業資源嚴重衰退成為一個總趨勢,給長江江豚種群持續傳遞漁業資源減少的信號,因此江豚種群則持續偏向于產生更多的雄性后代,由此造成了其種群的快速衰退。

  2012年,江豚數量下降速度從6.5%上升至13.7%。如果按照這個速度推算,最快15年后長江干流可能再無江豚。郝玉江記得,這一結果使相關主管部門受到極大震動,也引起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長江江豚以及長江生態的保護問題也很快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除了江豚,長江的其他珍稀特有物種資源也在全面衰退。長江辦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白鱘、長江鱘多年未見,白鱀豚在2007年被宣布功能性滅絕,中華鱘數量銳減,野生河鲀數量極少,刀魚的價格一度被炒至8000多元一斤的天價。長江上游有79種魚類為受威脅物種,居國內各大河流之首。

  長江水生生物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為何要十年?

  長江魚越來越少,但漁民的辦法卻越來越多。

  曹文宣曾長期在長江流域調研,他最無法容忍的,是在長江沿岸盛行的電網捕魚和“迷魂陣”。從上世紀80年代起,電網捕魚在長江沿岸的漁民中盛行。曹文宣回憶,當時漢江、湘江上,幾乎每家的船上都放有電網設備,另一頭電線連著漁網,所到之處,大魚小魚都被打死。

  “電捕魚要堅決取締。”曹文宣希望,國家能夠像禁止氣槍、獵槍一樣取締電捕工具,才有可能真正實現保護水生生物的目的。

  “迷魂陣”是另一種非法捕魚方式。漁民將長長的漁網布在水下,漁網網眼極小,2厘米長的小魚小蝦都不能幸免。魚一旦入網受到阻攔,沿網亂竄,碰到預設的網兜便鉆了進去,無法脫身,無論大小,均被一網打盡。

  2004年7月,曹文宣的學生們在洞庭湖考察,看到湖面布滿竹竿架起的“迷魂陣”。學生們注意到,大部分漁船上的草魚、鰱魚、鯉魚清一色個頭很小,都是10厘米左右的幼魚。他們測量發現,在洞庭湖的一艘漁船上,捕獲草魚的長度在4.5厘米~15.7厘米之間,部分草魚僅僅出生在兩個月前。

  按照當年的統計,湖南省岳陽市管轄的東洞庭湖共有3000多個密眼“迷魂陣”,每天的漁獲物10.5萬公斤,其中經濟魚類的幼魚有6.45萬公斤,超過一半。曹文宣看到學生拍下的令人觸目驚心的照片,難掩憤怒。他感慨,這些幼魚太小,一般只能作為飼料原料低價售出。

  曹文宣理解漁民的苦衷,但在他看來,“迷魂陣”、電捕魚這些竭澤而漁的方式,對長江漁業資源有著巨大的破壞作用。除了經濟魚類,中華鱘、江豚等珍稀魚類也難逃被電死的命運。

  詹興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長江里的魚越來越少,但漁民卻在增多,不用網眼更密的漁網或電捕,很難打上魚,更難養活一船老小。因此,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中明確規定,禁止使用炸魚、毒魚、電魚等破壞漁業資源方法進行捕撈,在禁漁期使用電捕甚至會被追究刑事責任,但電捕、“迷魂陣”等方式至今仍然屢禁不止。


責編:sq 


〖免責申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其圖片及內容版權僅歸原所有者所有。如對該內容主張權益請來函或郵件告之,本網將迅速采取措施,否則與之相關的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經濟發展網致力于信息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刪除。

聯系我們版權申明|Copyright ? 2018-2020 經濟發展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9011151號

經濟發展協會聯盟成員 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投訴舉報電話:12331

本網站展示資料或信息,僅供用戶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上下分模式的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