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貝恩資本王勵弘:素質教育商業模式正面臨挑戰,未來賽道會更細分

評論

  2019年還剩下不到20天,又到了總結這一年的時刻。

  優化成本結構、提升運營效率,形成可規模化盈利的商業模式,對于2019年的教培行業而言,顯得尤為重要。相較前幾年的風口浪尖、資本涌入而言,2019年,資本進一步回歸理性,更加看重商業模式的驗證。

  這些都是貝恩投資私募股權董事總經理、瑞思教育董事長王勵弘所認同的觀點。

  教育領域一直是王勵弘重點關注的投資方向,過去13年,貝恩在亞洲拓展投資業務,投資了眾多行業和商業模式,在教育領域投出了金寶貝和瑞思英語。

  2011年貝恩投資到2016年退出,這五年,金寶貝突飛猛進,一躍成為國內頭部早教機構之一。自2013年由貝恩資本控股的瑞思英語,發展至今已經成為美股上市公司,而且營收額從2013年的3億元發展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11億元。被投企業的迅猛發展,必然離不開貝恩資本的背后支持。

  近日,多知與王勵弘進行了對話,探討了她現在對于教培行業投資的看法以及未來教培行業的發展趨勢。

貝恩投資私募股權董事總經理、瑞思教育董事長王勵弘

  素質教育或更加細分,也會有領頭羊跑出

  素質教育今年火了。多知網根據公開數據梳理, 2018年公開素質教育投融資案例達100余起,今年上半年素質教育公開的投融資案例達50余起。

  《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課外培訓機構專項整治活動的通知》、《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等政策的下發,讓素質教育迎來了風口期。

  王勵弘認為,素質教育的必要性已經不言自明,未來素質教育賽道或將更加細分。比如英語、語文、數學、體育、藝術這些學科也會進一步分類,變得更加細分。以體育為例,橄欖球、射箭等這些細分賽道也會有眾多企業進入,形成眾多小而美的門類。各個門類發展的過程中,也會有領頭羊逐漸出現。

  “可能一些門類就是小而美的,如果能夠做成全國性企業,自然也會有較大體量。但發展一定不能盲目求大,一定是要建立在課程效果、企業管理體系的基礎上。”

  對于仍處于政策風口上的素質教育,王勵弘有著更加理性的思考。“未來5年,超過50%的工作機會都會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應對未來的變化,教育要做的是培養孩子真正的能力。”

  以往以考試為標準、以考大學為目標的培養方式,需要發生變化,培養學生的學習習慣,獨立思考和溝通的能力,提升學生的綜合素質,才是現階段人才培養的目標。培養學生的創新能力和思維能力,讓學生可以做到融會貫通,才算是真正達到了素質教育的目的。

  “雖然大家都在倡導素質教育,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又將素質教育簡單歸結成了一些技能。以編程教育為例,如果變成了固定的幾個步驟,跟著老師走,那么本質上很難激發學生的創新能力和思維能力,最后又變成了應試的一部分,與真正的素質教育背道而馳。”王勵弘認為,“這其實對素質教育的商業模式提出了很大的挑戰。”

  隨著家長對機構的課程產品和服務的要求越來越高,如果素質教育企業無法提升學生的能力,同時做到效果外化,提高學生的保留率,就會面臨發展困境。“不管線上線下,可能一批素質教育的公司,在接下來幾年都會比較痛苦。如果無法留存學生足夠長的時間,無論如何我是算不過賬來。”王勵弘說。

  背靠貝恩資本,瑞思教育將如何建立“素質教育集團”?

  作為貝恩控股的企業,瑞思近兩年開始嘗試在素質教育領域進一步發力。

  “下一個五年,瑞思要建立一個素質教育集團。”瑞思教育CEO孫一丁此前接受多知采訪時提到。

  2019年2月,“瑞思學科英語”更名為“瑞思英語”,褪去了“學科英語”的標簽,更加突出基于英語學習框架下的素質教育理念。

  以學科英語為特色的瑞思,在英語教學方面,越來越重視將英語和學生的思維、未來領導力進行結合。

  瑞思教育學術高級副總裁袁雪告訴多知:“現在家長們的認知已經提升了,大家清楚現在學的知識很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就沒有用了,學東西只是一個途徑,最重要的是鍛煉學生的思維。0-6歲正是孩子思維養成的關鍵階段,這個時候把課程做出差異性,激發學生思維的養成,對于孩子的未來發展而言,非常重要。”

  瑞思在進行師資培訓的時候,便會關注教學心理。“我們有一個方式是翻轉式培訓,一位老師在上面上課,一半老師在下面當學生,讓老師親自去體會學生的反應。”

  瑞思學術部從2018年開始嘗試將邏輯思維、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三大思維系統下的十大思維能力落實到課堂的每一個環節。瑞思S1-S5階段的每節課中,老師使用哪一教學手段,實現了怎樣的思維目標都會一一呈現,瑞思要讓看不見、摸不著的思維培養,真正實實在在地落地。

  早在2018年瑞思上市一周年的公開信中,孫一丁就表明“下一個五年,我們希望瑞思可以乘勢而行,不止在英語教育方面獨領風騷,更要在其他教育領域有所建樹。”

  孫一丁此前接受多知采訪時提到,瑞思專門找BCG(Boston Consulting Group)進行了戰略咨詢,結果是未來給瑞思留下的機會和空間還是很大的。孩子英語學習的需求依然還在,這為英語的課外輔導創造了很大機會。

  確保英語這一縱深方向依然有足夠的發展空間之后,瑞思也在開始嘗試橫向擴張:擴科STEAM,向素質教育領域延伸。

  過去兩年里,瑞思一直在看國內外關于STEAM的課程,但是照搬國外課程體系到國內并不適用于國內學生的情況,而國內STEAM課程的課程體系、評價標準、教學流程等各層面都還沒有固定下來,仍舊處于剛剛興起的階段,所以瑞思最后決定自己研發課程體系。

  據瑞思透露,瑞思一直在內部研發的STEAM課程,目前已經開始在兩個校區試點。為了實現素質教育的效果,與一些企業直接購買課程體系不同的是,瑞思花了很長的時間進行課程體系的研發,從課程體系的角度保證產品有其效果。

  STEAM課程作為瑞思新的學科,新的產品線,落地并非易事,比如新的標準化運營體系的建立,師資團隊的培訓和組建等等。也正因此,瑞思對于STEAM課程的進展并沒有制定非常具體的目標,但明年一定是快速發展的一年。

  更應思考技術如何達到提升教育本質的效果

  雙師、AI、5G……技術的發展正日益猛烈的沖擊著教育領域。以如今已經廣泛應用的在線教育技術為例,線上的技術可以讓教師觸達此前所不能觸達的人群,緩解地方名師供應不足的問題。其次,線上具備靈活性,可以省去路上的時間。

  瑞思從線下少兒英語起家,“線下為主”的同時,瑞思根據自身用戶需求,制定了“線上為輔” 的策略。瑞思針對高年齡段學員推出了Rise Up課程,通過線上技術將產品覆蓋的年齡段從3歲延伸至了18歲。此外,瑞思還推出了Rise+ 智能學習平臺,這個平臺集智能學習、直播教學、家校溝通、選課購買及自助服務于一體,幫助老師、學生和家長溝通。

  “有人會說,AI能夠讓學生在知識點的解析方面更透徹,掌握知識的效率更高等,其實,所謂的AI、雙師、大班課、1V1等等,解決的都是供應端緊缺的問題,也就是好老師師資短缺的問題,但是,如何讓教育質量具有一致性,如何從教育本質、培養能力的層面提升教學效果,技術還需要繼續迭代。”王勵弘分析道。

  盡管技術更迭越來越快,但如今,技術在很大層面還是處于工具的層面,無法對學生思維能力的培養產生較大影響。

  “也正是因此,我對現在的AI教學比較擔心,因為AI把知識點都拆得很細,幫助學生一個知識點一個知識點的攻破,這樣學生可能會比較難做到融會貫通。”王勵弘說。

  “打磨課程產品的核心在于要達到所設定的教學目標。如果技術對教學目標的達成沒有幫助的話,那么技術就只能是作為提升教學效率的工具。但是教學的工具,也逃脫不了要考慮商業模式的有效性,如果僅僅是手段、工具、應用,其實很難達到商業模式的有效性。”

  技術的迭代周期越來越快,如何讓技術達到提升教育本質的效果,才是現階段技術的發展應該去思考的問題。

  資本愈發注重商業模式的驗證

  2019年,資本愈發謹慎,很多教育企業發展正面臨巨大挑戰。王勵弘認為,挑戰主要來自兩方面。

  首先,從監管的角度而言,校區面積、消防標準、教師資質等各方面,都需要教培機構去合規,合規之下,教培機構的運營壓力會增大。

  “以前可以收費1年,教培機構可以快速實現盈虧平衡,進行快速擴張。現在,收費不能超過三個月,學費可能剛剛夠校區進行比較健康的運營,如果依舊激進的進行擴張,便可能會出現資金鏈脫節的問題。”王勵弘說。

  其次,獲客成本越來越高,如果產品和服務無法滿足家長需要,很難形成續費,也就無法實現規模經濟,倒逼教培機構不斷提升自己的產品與服務。

  “除了上市公司之外,很多企業都要不斷融資,其實是因為其自身較難產生正向現金流,需要不斷融資,因為有了資本的投入,企業才會有新的技術、人才。而對于資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回報,這是屬性所帶來的,所以資本都會考慮是否可以快速實現規模經濟。”王勵弘說。

  “企業想要通過資本快速做大規模之后成本降低,但是,如果沒有好的產品,沒有好的續課率,那么每年都需要大量拉新,獲客成本每年都會非常高,要想實現規模經濟,確實是非常大的挑戰,以后可能會有發展起來的企業,但從現狀而言,并不是非常樂觀。”

  進入2019年,教育企業獲客成本更是居高不下。K12大班課幾大巨頭暑期營銷戰累計投入超40億元,在線少兒編程的獲客成本已經從去年的三四千元,漲到了近一萬元。

  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一些成本是剛性的。線下需要開店,有房租等成本,線上可能不需要這些,但線上的獲客成本隨著互聯網紅利的消失,正水漲船高,所以不管線上還是線下,運營的費用都越來越高。

  在這樣的背景下,資本愈發謹慎,首先是對燒錢的模式產生了巨大的懷疑,大家越來越認識到,資本本身是燒不出價值的。其次,互聯網流量越來越貴,紅利消失的情況下,大家開始反思,沖動性的用互聯網模式做教育是不是合理。

  王勵弘認為,資本已經回歸理性,短期內急功近利,違反商業本質的事情是很難成立、難以成功的。燒錢獲客擴大規模的方式很明顯不再適用于教培行業的發展。

  教育領域從早教到職業培訓,貝恩一直都在關注,但這幾年出手并不多。“過去幾年,很多人趁著風口沖進來,團隊都比較浮躁”。最后,王勵弘總結道,“未來一段時間,投資領域對于教育會比較理智和謹慎,教育企業只有深耕課程產品、深耕服務,回歸教育本質做好教育,才能獲得良性發展。”

責編:sq 


〖免責申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其圖片及內容版權僅歸原所有者所有。如對該內容主張權益請來函或郵件告之,本網將迅速采取措施,否則與之相關的糾紛本網不承擔任何責任。

經濟發展網致力于信息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刪除。

聯系我們版權申明|Copyright ? 2018-2020 經濟發展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9011151號

經濟發展協會聯盟成員 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投訴舉報電話:12331

本網站展示資料或信息,僅供用戶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上下分模式的麻将官网